一劍浣春秋

關於部落格
一劍浣春秋
  • 4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深圳屠宰場收無證生豬 自己打耳標"黑豬"變身"合法豬"

  今日獨家   深圳二號屠宰場一負責人表示,他們只檢查檢疫票、耳標的真假,沒權力查來源      →涉事的深圳二號屠宰場      ↑這名男子正在給生豬打耳標 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李曉旭   如今,正規豬苗入欄時都要佩戴耳標,由防疫部門人員操作。耳標是一種二維碼“身份證”,生豬一生健康記錄其中。然而在19日下午,記者在深圳二號屠宰場大門前,卻發現一車車的生豬被現場打耳標,這些疑似來路不正的豬瞬間變“合法豬”。而這些豬只經這家正規屠宰場宰殺後,進入深圳正規的肉類銷售渠道。   有知情者向羊城晚報記者舉報,3個多月來,共有十多名豬販從大嶺山、公明等地的黑養殖戶處收豬,這些豬均未經防疫部門打疫苗,屬於“黑戶口”。由於他們能夠買到東莞、中山、惠州等地防疫站的檢疫票及耳標,這些豬的身份在屠宰場門前被“洗白”。20日,深圳二號屠宰場相關負責人回應,屠宰場只檢查檢疫票、耳標的真假,至於檢疫票的來源,屠宰場沒有權力查。   舉報   收豬途中買檢疫證明?   19日上午,記者在石岩見到了舉報人孫先生(化名),他在深圳販豬多年。據其介紹,每天下午3時半以後,在石岩石龍仔的深圳二號屠宰場門前,都能看見一種奇怪的現象:十多輛載著生豬的人貨車停在門前的道路上,然後有人把生豬從人貨車趕到大卡車上,再由大車運往屠宰場。他說,這種現象已經持續3個多月。   為何要大費周章給生豬換車進廠?孫先生說,問題便是這些生豬是未經防疫、從不正規渠道收來的豬,他們需要將生豬從小車趕進大車,而每輛大車再配一張正規的檢疫證明,這樣大車才能開進屠宰場。“其中有個老闆從東莞大嶺山收豬,這些豬都是山上的私人養殖的,沒經過防疫滅蟲。”孫先生說,收完豬之後,這位老闆會直接將生豬拉進當地的一個防疫站,購買正規檢疫證明及耳標。   記者瞭解到,正規的收豬程序,豬從小就要打上耳標,在養殖期間要經過防疫、打蟲等措施,到宰殺前需要有防疫站出具的檢疫證,屠宰場才會將其宰殺。孫先生透露,目前有十多位私人老闆參與其中,他們買豬的地方有大嶺山、公明、沙井等地,而購買檢疫票的防疫站分佈在惠州、東莞、廣州等地。孫先生介紹,深圳從外地收來的正規豬多來自江門、湛江、陽江及江西省等地。   現場   屠宰場門前給豬打耳標   19日中午時分,記者來到深圳市嘉康惠寶肉業有限公司(即深圳二號屠宰場)門口,並爬到附近一個山包上蹲守,雖然此處距離屠宰場已有百餘米。   當日下午近4時許,車牌號為粵BW08××的白色人貨車停到屠宰場門口約50米遠的地方。十多分鐘後,粵BW40××藍色人貨車也停了下來,兩輛車上均裝滿了生豬。下午4時30分許,一輛車牌號為粵BN57××的大型紅色卡車開了過來,停在地勢較低的地方。這時,粵BW08××的小型人貨車開始倒車,停在地勢較高的地方,與紅色大卡車剛好“尾尾相接”。之後,正如舉報人所言,人貨車上的司機下車,打開車門,開始趕著生豬進入紅色卡車內,待車上的豬清空後駛離現場。   令人詫異的是,記者看到一名年輕男子手拿鉗子形狀的設備,開始爬進紅色卡車的豬籠裡面,對著每頭生豬的耳朵夾一下。在遠處,記者聽到車內生豬嗷嗷亂叫。與此同時,記者看到一名中年男子,也拿著同樣的設備,來到粵BW40××藍色人貨車旁邊,對著每頭生豬的耳朵也夾一下。不久後,年輕男子在紅色卡車內幹完了活,還過來幫助中年男子。   記者註意到,經過兩名男子的操作,在場所有生豬的耳朵上都多了一個圓形的物件,這便是業內人士統稱的“耳標”。隨後,陸續又有其他人貨車上的生豬被趕進紅色卡車的豬籠內,待該車生豬裝滿後,記者看到紅色卡車掉頭便拐進屠宰廠內。   內幕   這樣收豬豬販年省千萬?   舉報人孫先生告訴記者,通過這樣一個鏈條販豬,販豬佬的利潤可謂暴利。他說,目前有十多輛小車參與這樣的收豬,一天能拉來200多頭豬。“像廣州正規毛豬每斤8元,沒防疫證的每斤7.5元,每斤這就能生下來0.5元。”孫先生稱,每頭生豬重量約300斤,按照每天200頭的數量,相比收正規豬的價格,一年便能省下千萬元,而每名販豬佬能分得百萬元。   孫先生還透露,例如在東莞,防疫站給一頭豬苗發疫苗、做消毒、打耳標,總價格是每頭1.7元。而對這十多名販豬佬而言,他們為了買檢疫證給“黑豬”換上正式戶口,每頭豬得付上十多元,如果可以轉空子,便能省下這筆費用。“販豬佬和防疫站配合已經相當默契,一個電話就把票送到。”孫先生說,甚至一些防疫站會把票送到高速路上,這樣就不耽擱運豬車的時間。   而記者瞭解到,為讓市民吃上放心肉,早在2006年,深圳市政府便決定在全市興建4個大型現代化屠宰場,2013年3月底,深圳市二號現代化屠宰場——石龍仔屠宰場進入試運行,深圳市二號屠宰場,由寶安區屬國有企業深圳市嘉康食品有限公司投資建設並經營,每天可向市面投放5000頭。   屠宰場   只檢查檢疫證真假   19日下午5時,當記者調查完畢後,來到屠宰場門口表明採訪來意,保安稱“領導已經下班了”。20日上午11時,記者再次來到場門口,保安又稱領導“去寶安區里開會了”。   無奈之下,記者又輾轉聯繫了屠宰場的上級單位——寶安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,經過溝通,其工作人員給記者回電話說,已經安排屠宰場的辦公室主任和記者接觸,但記者等到下午1時,屠宰場仍沒有人和記者聯繫。   20日下午3時,記者終於撥通了該屠宰場一位王姓負責人的電話,其稱自己在開會,並對記者報道此事可促進公司管理監管表示歡迎。不過對於記者暗訪的情況,王某表示“沒有看到或聽到有關此事的情況”。   該負責人介紹,國家對養殖業的監管有多個環節,相照應有多個部門負責,比如生豬養殖地從入欄到出欄都有當地防疫站負責,而在生豬在2號屠宰場入場宰殺前,屠宰場要檢查檢疫票和耳標後才能入場,之後還要進行表體觀察、抽血抽尿化驗,無問題後宰殺。除此之外,寶安區動物防疫監督所也要派獸醫對生豬進行抽查鑒定。   對於販豬商戶在屠宰場門口打耳標,是否存在監管環節的漏洞?該負責人表示,屠宰場只檢查檢疫票、耳標的真假,至於檢疫票的來源,“我們不知道,也沒權力查”。   業內人士   生豬從小要戴耳標   記者瞭解到,國家在對生豬養殖監管上有一整套體系。如今豬苗入欄時都要佩戴耳標,這是一種二維碼“身份證”,生豬一生健康狀況實現信息化管理,如有無瘦肉精或動物疫病。   深圳某街道動物防疫站站長向記者介紹,小豬在長到五六十斤之後要防疫、分欄,之後就要打上耳標,出欄之後經過檢疫,當地防疫站檢查後給每輛拉豬車發放檢疫證,上面註明多少頭豬。   “耳標裡面有編碼,比如每個產地都有相應的編碼開頭”,該站長介紹,現在全國實行的都是芯片掃描,一掃耳標就知道這頭豬的產地、地方防疫信息,出問題可向上溯源。   二號屠宰場的王姓負責人介紹,生豬從養殖、運輸、屠宰幾個環節都有相應的監管,“比如生豬從湖南運到廣東,湖南產地的衛生防疫站有記錄和檢查,運到廣東的途中,縣一級以上的衛生防疫站也有權抽檢。”   (報料人孫先生,獎金100元)編輯:李傑  (原標題:深圳屠宰場收無證生豬 自己打耳標"黑豬"變身"合法豬"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